千千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渣夫另娶,重生后这高门主母我不当了在线阅读 - 第67章 真相

第67章 真相

        蒋荣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也不着急,就那样静静的瞧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,蒋荣升怕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怕很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,别的一切都可以被撇开,包括他的养子蒋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藏在蒋家人骨子里的自私和懦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半响过后,蒋荣升低声咕哝道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假装没有听清,“公爹说佬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荣升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我说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这个,自然是想救公爹出来,您想想,咱们没那个能力救您,可京中的人有啊,绣衣司的总部在京城,那里的人自然有更多机会接触他们,手中的权利也更大,虽说这绣衣司是独立于百官之外,不受百官制辖,只听命于皇帝,可这人啊,只要入朝为官,又怎会没有弱点,真的不受制辖呢,不过是利益浅薄,不够打动人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传言为真,蒋华真的是安远侯的儿子,那地位自然和我们不一样了,即便是为了不牵连侯府,安远侯想必也会出手救您的,毕竟谋反不是小罪,一旦被定罪,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他安远侯可能不会因此被下狱,但因此受到皇帝的猜忌,以后前途晦暗,这却是一定的,安远侯不会让自己落到如此地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荣升诧异的抬头,惊愕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从宋安宁进门以后,他真正第一次以一个平视的角度认真的打量宋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宋安宁很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官场上的弯弯绕绕,即便是他,也过了很多年才弄懂,可宋安宁才多大?一个刚出闺阁的妇人,竟也明白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荣升的神色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,安远侯府会施救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语气平静,“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总算是个法子,不然,我们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,可以救您出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荣升又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现,还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嘛,蒋华是他养大的儿子,不管他最终是谁,都和蒋家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又与安远侯有着血缘关系,蒋华若脱不了干系,那身为他亲爹的安远侯还能跑得了?

    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蒋荣升立马就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果然是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告诉你,蒋华确实是安远侯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早就知道这是事实,可当真正亲耳听到这话从蒋荣升的嘴巴里吐出来,她还是心头微颤,闪过一抹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可以,她真的很想问问这些人,你们的脸呢?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欺她骗她害她,误她一世,内心就真的没有半点愧疚和羞耻吗?

        大约也意识到这个真相会让宋安宁不高兴,蒋荣升有些赧然的搓了搓手,尴尬的说:“其实也不是故意瞒你,只是这事兹事体大,稍微一个不好,就容易对华儿的前程造成影响,这不,你瞧,我们连二房和三房都没有说,他们可是我亲弟弟,所以我们真不是要故意骗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讽刺的牵了牵唇角。

        脱口的声音却温顺绵软得像一只听话的小羔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一切都是为了夫君着想,只要夫君好,我受些委屈也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荣升立马乐呵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想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得了公爹的准信,那我也放心了,我这就回去让婆母给夫君写信,只要夫君一回来,保准能救出公爹,公爹在狱中先好好保全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那你们得尽快,这里到京城就算八百里加急也要一天一夜的时辰呢,你让华儿收到信就立马过来,一刻也不要耽误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福了福身,随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天牢,她在外面又碰到了裴清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男人正站在天牢外,碎金色的阳光洒了他一身,将他照得有些不真切,恍若从天而降的神祇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走过去,恭敬的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清宴问:“见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多谢大人行这个方便,我想知道的俱已知晓,这段时间还请大人对我公爹轻点用刑,我公爹有没有参与雍王谋反案,相信大人其实成竹在胸,一切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,他老人家年纪大了,用刑过重只怕会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清宴冷漠的扯了扯唇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介妇人,胆子倒是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多少年没人敢跟他这么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抿唇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个人前世的结局,倒也不想和他争辩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遂又福了一礼,才带着人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离开以后,自有人过来向裴清宴禀报,刚才在狱中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清宴并不是什么活菩萨,自然不可能让她去见犯人,还不让人在旁边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不管宋安宁和蒋荣升说了什么,他都能知晓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宋安宁也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并没有避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属下的禀报,裴清宴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竟然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属下笑了笑,“是啊,倒也真挺意外的,这蒋家大公子是安远侯庶子的事情,之前只听街上传过,原以为是哪家的人在中伤蒋家和安远侯,现在才知道,世上本无空穴来风,这道理是真的啊,蒋华还真就是安远侯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清宴忍不住暗中腹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是有人中伤吗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那中伤他们的人,还就是眼前刚走的这位蒋少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宋安宁,他的眼眸又不由微微眯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是一早就知道了蒋华的身份,且已经进京,所以步步为营,筹谋了这些许计,一步一步将蒋家众人引入陷阱之中?

        呵,有趣,真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清宴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中午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回去以后,先是在外厅稍作歇息,喝了口水,这才去后院里见老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一直在等着她,见她回来,顿时欣喜不已,连身份都顾不得了,连忙亲自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绣衣司那边的人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面容晦暗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的脸上闪过一抹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安宁道:“他们不肯放人,不过我倒是求着见了公爹一面。”